哎哟喂

二次元

找一篇文

就是kit因为发觉ming其实还是喜欢wayo,而且他们最开始上床是因为ming搞错了房间。然后kit就走了,最后是开放式结局,ming和kit重逢了!

记忆有点乱,但大概是这样,翻了好久都没翻到,拜托各位了( •̥́ ˍ •̀ू ),谢谢!


夜店情缘

ABO设定
OOC慎点
夜店情缘(一)
        夜晚,灯红酒绿,无数的年轻人们释放着他们无处安放的荷尔蒙!“干杯!庆祝我们考上了大学!”“干杯!”夜店的一角,五个少年正在庆祝着,终于结束了地狱般的三年,自由的生活就要开始了。年轻人的的活力总是那么吸引人,更何况是其中几个年轻人的样貌十分出众。
       “喂!Ward,Kongphop,你们两个今晚怎么回是!多少大美女来向你们搭讪,你们理都不理,有几个还是香香软软的omega呢。!”说话的这个带着黑色眼镜的少年叫Ork,是个Beta。“哦咦!Ork你又不是不知道Kongphop,他可是心心念念那个在面试上遇到的学长呢!不过Ward,你怎么回事,刚刚那个身材火辣的美女可是你的菜啊!”调笑的这位少年叫Tiw,是个Alpha,不过由于笑起来太可爱,常被人误认为成Omega。“没什么,没兴趣罢了!”这位面无表情的少年叫Ward,也是个Alpha。剩下的皮肤白皙的少年叫M,是个Beta,最后角落里静静喝酒的少年叫做Kongphop。
说话间,酒吧的舞台上突然传来一阵骚动。
       “大家好!我是Arthit,今天我和我的朋友们为大家带来一首《曼谷很热》!”场子的气氛很快就被炒热起来,男男女女们在舞池里尽情地释放着。“喂,伙计们,我去跳舞了,有谁要一起?”
       “我和你一起去,Tiw,今晚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Ork大爷的魅力!顺便今晚不用等我们了,你们要回去就自己先回去!对吧,Tiw?”“哈哈,行!”无心听其他几人插科打诨,Kongphop欣赏着台上充满活力的表演,学长,没想到又见到你了,你还真是令人意外啊!真的是越来越对你着迷了。M看着突然微笑的老友,总觉得又不好的预感,但是这又关他什么事呢,还是去找妹纸吧!
Not现在觉得头很大,自己是做了什么孽,怎么就带这堆糟心的玩意儿来了呢!说了不准喝醉,不准玩疯了,结果才出来半个小时,上台疯了一圈不说,Plame就已经喝挂了,拜托!你那瓶盖一样的酒量就不要喝了!好歹也是个Omega,让我少操点心吧!“Bright,把Arthit和Plame他们俩看好,别喝了,我去趟洗手间,马上就回来!!!”
      “放心,有我在,嘻嘻。”然后就看着眼前这个醉鬼已经趴在桌子上了,Tuta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勾引小鲜肉去了。无奈只能让还有意识的Arthit一定要盯好Plame,不准再喝了,坐在这哪也不准跑。
        Not一走,Kongphop看着周围陆陆续续上去搭讪的家伙们都被拒绝了,但是好像还有某些不死心的家伙。“Ward,跟我过去一趟。”“怎么?”“走吧!”Ward头一次见Kongphop在夜店搭讪,心里不免有些好奇,便不再多问,一起去了Arthit他们的座位。“请问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吗?”Arthit刚刚才赶走了上前来搭讪 的人,转眼又来一个,正准备拒绝,发现这个人好像在哪见过,但是看着已经成一滩烂泥的Bright和Plame,摇摇头让两人离开。站在一旁的Ward看着两人,原来这就是Kongphop看中的那位,那自己就好心一把帮帮他吧!腿一抬,便坐在了沙发上,默默地喝起酒来。还没等Arthit再次下逐客令,趴了半天的Plame突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“酒!我要喝酒!”显然,一个醉鬼的行为是不可预估的,下一秒,Plame便趴在了Ward的身上抢酒喝,一下就把Ward的酒杯打翻了。正在三人愣神之际,Plame做出了他人生中最骚的操作,直接啃上了Ward的嘴唇,末了,还砸吧砸吧嘴说好喝!
        终于,Arthit最先反应过来,上前想把Plame拽下来,但对于醉酒的来说,你越不让干什么,他越想干什么!Plame干脆缠在了Ward身上,Arthit费了老半天劲,也没能把Plame,拽下来,回头看见先前的搭讪者还愣在一旁,不由得冒起火来,“愣着干什么!快过来帮我!”于是局面演变成Artit和Kongphop掰着Plame的手,Ward扶着Plame,而Plame在Ward脸上糊口水。最终经过两人的努力,终于把Plame扯了下来。而后Arthit就看着他这位老铁又呼呼的睡过去了,还翻了一个身。三人“……”Arthit表示他老铁的生猛操作他看不来!
       Not回来时看着座位上迷之安静的三人,还没等开口,Arthit便黑着脸让把Plame扛走。留下的Kongphop和Ward两人面对面,“你很高兴啊?Ward?”“还行,薄荷味!”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Plame打电话给Arthit谢谢他扛自己回来,顺便想让他带碗粥过来,而他的老铁只回了一句“呵呵”。

就是想写点东西。本来想写Ward和Plame酒后乱性,留下祸根,被迫结合,然后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啪啪啪,终于在一起的故事,但是还是写校园纯爱吧!不要问我为什么,因为我蠢!

小冤家(大结局)

(十)向前一步
        教官团的众人发现Plame最近相当不对劲,上课不仅不走神了,还自己做作业,下了课也不和他们待在一起了,总是很忙的样子。问他遇到了什么问题,也只是摆摆手说没什么。但是这样的Plame反而更让人担心,可也不能放任Plame不管。于是商量了一下,决定让Not好好和Plame谈一谈。Plame知道兄弟们关心自己,所以当Not约他出来谈一谈的时候,他没有拒绝,这种状态实在是太糟糕了!
        Not作为教官团大哥一样的存在,一直细心的照顾着其余四人,尤其是Arthit和Plame,两个人大一时简直软萌到不行,所以从大一开始就一直保护着两人。其实他知道最近Plame为什么状态,就像Arthit一样,但是Arthit知道了自己的心,不再迷茫,可是Plame现在还没能看清自己的心。
“Not,来这么早啊?你要把这种劲用在女孩子身上才行哦!”
         Not看着笑嘻嘻的Plame,忍住住皱起了眉头,“唉!Plame,这里只有我,不用勉强自己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哦咦!Not,我哪里勉强自己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Plame,你知不知道,你现在笑起来像是在哭一样!”
      Plame终于摘下了那副嬉笑的面具,露出了原本的自己。那天下午,在咖啡馆,Not听着Plame断断续续的讲着和Ward的事,对于Plame和Ward的事,他不想评判什么,他只能告诉Plame,追寻自己的心,心会告诉你答案,勇敢去面对,你的身后有我们。
和Not谈完之后,Plame翻着相机里的照片想了一晚上,想他和Ward,想他们在一起的日子,想他们分开的日子想了很多很多。直到天亮的时候,Plame看着他第一次给Ward拍的照片,那时候Ward就那样直接从他的身旁过去。Plame觉得自己又胆小又笨,为什么自己要假设,为什么自己要害怕还没有发生过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 答案早已明了,无需隐藏。从来都只因为是Ward!从来就只是Ward!只要有Ward就好!

小冤家

(九)困局
         自从那天Ward告白后,两人的关系又恢复到了学长学弟的关系。Plame很苦恼,他知道自己似乎太贪心了,他伤害了Ward,但是他真的不知道如何选择。踏出一步,接受Ward,面对风雨;后退一步,拒绝Ward,天涯是路人;所以他选择了停留,不想前进,也不想后退,但最后,事情还是朝着最坏的情况发展了。
        连续一周,Plame都没能和Ward正常的说上一句话,即使是在路上遇见了,Ward也只是怪怪的问好,然后离去,毫无波澜。Plame看着这样的Ward,心里像是长出了一课柠檬树,每见一次Ward,就有一颗柠檬摔在心上,酸涩的汁水溅了出来,酸得发苦。
        当Plame鼓足勇气在篮球场找到Ward,准备好好谈一谈的时候,Ward正结束了一场比赛,被队友包围着,庆祝着胜利,围观的学妹们也纷纷跑过去为他球员们递上毛巾和水。Plame就这样看着,Ward和队友们相互祝贺,Ward接过学妹们送上的东西,Ward在向他们微笑······Ward早已不是那个最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,他不再孤单,他有自己的朋友,也有学长,也有了仰慕者。Plame在这一刻无比清晰的认识到是自己亲手把自己从Ward身边推开,自己有什么资格再回去,理所当然Ward的好。
         我放弃了在你身旁的机会,现在上天给了我惩罚。

(好吧!我放弃英雄救美了,╮( ̄▽ ̄)╭,还有一点就写完了。)

小冤家

(八)约会   
       “Ward,你告诉我,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?”Plame看着周围成双成对的情侣,觉得现在打死Ward还来得及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,“我打死你,居然带我来游乐园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快走!”Ward不打算解释为什么,抓过Plame的手腕直接往售票口走去。Plame被Ward突然的举动吓懵了,被抓着的手腕条件反射的甩开,但是却依旧牢牢地被Ward抓住。被抓住的地方越来越热,Plame甚至觉得自己的手腕已经快要融化。
        “Ward,快松手!有人在看。好了,我答应你,快松手。”Ward回过头,看着脸已经红的像虾子的Plame,松开了手,“谢谢Plame学长!”
        一进游乐园,Ward便拉着Plame玩各种项目,过山车、大摆锤、跳楼机、甚至是旋转木马,Ward都拉着Plame一一尝试。Plame从最开始的拘谨,到后面玩的越来越疯,甚至当Ward将从玩具摊那里赢来的超大号玩具熊塞在他怀里时,已经全然不顾周围人的眼光,连人带熊的将Ward抱在怀里,高声的欢呼着。
        渐渐地,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,游乐园被各色的彩灯装饰成了一座梦幻的城堡,所有的人都沉浸在其中。Ward透过人群,看着被五颜六色的的灯光笼罩的Plame,就像梦幻世界的唯一现实。Ward走了过去,这让他想起了昨天,Plame也是这样站在人群中,笑着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   “Plame学长,还有最后一项,摩天轮,愿意陪我去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Plame自问不是情场高手,但是Ward已经做到这个份上,他不会看不出来这个邀请代表着什么。Plame想开口说点什么,什么都好,他不想破坏和Ward现在这样的关系,但是看着Ward期待的眼神,嘴里的话仿佛有千斤一般重,说不出口。
        时间像是在两人之间停滞了一般,终于Ward忍不住打破了沉默,“我知道了,学长,我送你回去吧!”
        “Ward,我······”
        “快走吧!游乐园要关门了。”  
        看着这样的Ward, Plame在心里唾弃自己的卑鄙,不能给Ward回应,却又眷恋现在。
        回去的路上,两人相顾无言。Plame在心底期盼这段路能在长一点,但无论怎样路只有这么长,总会走到终点。当Ward转身告别的时候,Plame下意识的拉住了Ward,嘴里的话绕了几圈,终究没能说出口。Plame站在树下看着Ward消失在夜幕里。

(啊!啊!啊!其实超级想写Ward在摩天轮告白,还想写Plame英雄救美!然后happy ending,但是我这破脑袋里面的想法变了又变,还是要弄点波折,但是摩天轮我是不会放弃的!!!还有就是这篇本来叫《冤家对对碰》,因为觉得很羞耻,就改了,结果现在更羞耻。😁)

小冤家

(七)要求    
当裁判宣布工程学院获胜的那一刻,Ward在人山人海的观众中一眼就看见了Plame,他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,他看见了一条路。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,三步两步便来到了那个人的身旁。Plame看见Ward像一匹野马一样的冲到自己面前,途中还撞上了几个人,正准备教训他,却又看见Ward的眼睛,Plame觉得自己没办法说出责备的话。
“Ward,你刚打完篮球,不要跑太快。”
“学长是在关心我吗?”“谁要关心你这种家伙!”真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,Ward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,连带着心情上升了几度,“学长,我赢了哦!我拿到了冠军。”
“······”靠!忘了他赢了要答应他一个要求。而且为什么这家伙笑着比冷着脸还欠揍!虽然Plame觉得自己应该像刚才一样立刻反驳他,不能让这小子那么嚣张。但是说不出口啊!不要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!“呃,那你说吧,你想要什么?先说好,我没钱,贵的东西我买不了,反正你就看着办吧!
”扑通···扑通···,Ward又听见了心脏跳动的声音,跳得太快了,仿佛要离开身体一般。
“Ward,你没事吧!你看起来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?”看着Plame一脸焦急的样子,Ward突然想放声大笑,他想他抓住了那个缥缈的东西。“明天早上八点,在车站会合,学长记得带上相机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没等Plame回应,Ward便立即跑开了。“糟糕,自己好像太迫不及待了。”

(感觉自己越写越崩,请教各位太太,你们是怎么提升自己的文笔的啊!≥﹏≤)

小冤家

(六)篮球赛
      有了Ward的加入,Kongphop一行人很快就打入了决赛。
      “Kong,你在看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没什么,M,只是有点紧张。”
      “  哦咦!我当什么呢!不要担心,有我、你、Ward,这场比赛我们赢定了。”
决赛进入到了四分之三,工学院还差理学院10分,教练不得不暂停比赛。
“Kongphop,准备一下,换你上场。Ward,你不要急,我们一分一分来。明白?”
“明白。”
教练见众人精疲力竭的样子,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能期望他们能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多恢复一点体力。
“工学院,加油!”“Kongphop,加油!” “Ward,加油!” Arthit和Plame一下课便往体育馆这边冲,幸好是赶上了比赛。但是怎么自家这边情况这么不乐观呢!
一年级的众人对于学长的到来很惊讶,但是学长们努力加油的样子让所有人的情绪都调动了起来。啦啦队们更是声嘶力竭的为场上的球员们呐喊,助威。
然后就赢了。(写不来篮球赛 )

小冤家

(五)打赌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面对M篮球赛的邀请,Ward想都没想便拒绝了,自己并不想参与太多的集体活动,毕竟和别人打交道太累了。可是M好像并没有放弃这个想法,还找来Kongphop游说。
“Ward,和我们一起参加篮球赛吧!你也想让学长刮目想看吧。”
“抱歉,Kongphop,虽然你的激将法正中我的点,但是我拒绝你的邀请。”
“果然没有一点“奖品”你是不会轻易动心的。你对Plame学长感兴趣对吧!”
Ward见Kongphop一语道破自己的秘密,也不恼,毕竟自己也没有想过隐藏什么。“所以?”
“没什么,只是我和Arthit学长打了一个赌,如果我赢得了迎新赛的冠军,他就答应我一个要求。所以我想有你的帮助的话,迎新赛就十拿九稳了。但是既然你不想,也没关系,迎新赛······”
“我参加。”Ward直接打断了Kongphop的讲话,都暗示到这种程度了,自己还不懂,那就真的是傻子了。不过自己倒真没看出来Kongphop已经计划到这种程度了,看来以后要多交流交流了。
“那我替你把名报了,记得按时来训练,明天见。”
这边Kongphop刚离开,Ward便立马跑去教学楼把Plame截住了。
“Plame学长,和我打个赌吧。这次篮球赛如果我得了冠军,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

Plame刚上完课,脑子晕乎乎的,正准备回寝室休息,就被Ward截住,然后自己表示“哈?”
“我赢了篮球赛就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
“哈?”
“我赢了······”
“停!停!停!你打篮球赛关我屁事,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要求啊!”
“不敢吗?”
“······,卧槽,你说谁不敢!打赌就打赌!到时候你别被对方打到哭爹喊娘,到时候我一定会把你的糗样拍下来放到学校论坛上,让所有人都看见。”想到这里,Plame仿佛已经看到了Ward哭着求自己不要把照片放到网上,不由得笑出声来。
Ward看着Plame笑到合不拢嘴的样子,立马就想到对方一定又在脑补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了。但是事情又怎么会如学长的愿呢。算了,还是不要戳破他好了。奖品已经预定好了,就等篮球赛了。

小冤家(四)

(四)可爱的学长,奇怪的学弟   
         (爱之计划要义:马克思和恩格斯说过,同甘共苦能迅速促进彼此感情。)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Ward,把水递给我。”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Ward,去把树苗拿过来。”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Ward,把坑挖深一点。”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Ward······”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        Plame 看见Ward 一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的样子,郁闷了几天的心情终于放晴了。甚至在Ward面前就哼起了歌。Ward觉得再不做点什么,Plame学长的尾巴就要翘到天上去了。看着眼前已经开始自娱自乐的某人,那天被猫挠了一下的感觉又冒出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Plame学长,我听说如果两个人共同种下一棵树,那么爱神就会保佑两个相守一生。现在Plame学长这么积极的种树,是不是······”
       “唉?”
       原以为Plame会暴跳如雷,没想到会是如此可爱的反应,Ward终于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。看到Ward毫无形象的大笑,Plame慢半拍的脑子终于反应眼前的人刚才戏弄了自己。但是莫名奇妙的,他并不想呵止这样的Ward。不过被一年级的小崽子这样戏弄,可真不爽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Ward,种棵树你就这么高兴,是不是喜欢我喜欢到无可自拔啊?” Ward没想到Plame居然会反将一车,但是面对这样的Plame学长,似乎不想收手呢!“是啊!我喜欢学长喜欢到无可救药!那学长要不要喜欢我一下?”
        “!!!”此时Plame心中仿佛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过,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,说好的冰山人设呢!摔!可是他笑起来真好看,怎么破啊!我脑子一定有题!
       “谁要喜欢你这个厚脸皮的混蛋啊!”
       回去的车上,M看着旁边一直微笑的Ward,不由之主的抱紧了背包,并表示坑爹啊!他想和May一起坐啊!为什么最近身边的人都这么诡异,Kongphop老是无缘无故的笑就算了,为什么Ward也会这样!

小冤家(三)

(三)助攻是神奇而伟大的存在
     摘自Tuta日记:
     2017年9月23日   晴
       今天,教官团召开了紧急会议。鉴于今年的新生训练发生了太多意外,我们决定重新制定训练计划。Not认为我们应该采用更温和的方式进行训练,并且现在校上对新生训练盯得很紧,当下应该尽快让校上的人看到训练一切顺利。于是聪明又美丽的我提出了一个完美的方案,那就是教官和刺头新生两两组队!命名为“爱之计划”!Arthit和Kongphop,Plame和Ward,Not和Tiw······对此我们表示一致同意,除了Arthit和Plame。没办法,经过姐姐我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(哄骗),两个傻白甜终于同意了这个计划!可累死姐姐我了。
        OH!我不禁再次感叹,怎么会有像我一样聪明又美丽的人儿啊!!!